• 从 丽江回来的大巴上,天色已晚,我手边的却是安妮宝贝的《清醒纪》
    16岁离开宁波的女子,坚强的面对感情,她写到了对父亲的感情。
    我掩卷长叹,我们总是在别人的文章 看到了另一个自己。
     
    “一个人在三里屯住房子,湿漉漉的凌晨街头 露趾细跟高跟鞋,寂寞的行走。”
    我也认识一个曾经一个人住在那边的女孩,每次看见三里屯,我总想起她。
    那段生活她不愿意和别人讲,我也没有问,只说那半年像恶梦。
    那个半年  我做的很少,连电话都没有。
     
     
    这是 下车休息的时候,拍的一张 寂寞的小狗 汪汪跑过来,没来由的高兴,夕阳快要下山,绚烂得很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这个在大理旁边得扎染村落,一排一排的衣服很漂亮。我买了一件,她们非说是女式的,我就是喜欢,管他呢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这是长江第一湾,也是老子差一点翘尾巴的地方,山上是村落,鸡犬相闻,安静得很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白天的时候,我在河滩上,看到了这个老婆婆,照片上有点拘谨,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,我看她年纪这么大,想帮她砍了半亩地,她摇着手笑说不用,不用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这是在丽江第二天,我和大雁租车去束河古镇,沿途上,放声高歌,大雁也被我感染起来,一口上海腔  笑死我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第三天 包车去雪山,平生第一次看到雪山。
     
    第一天 在丽江的河边  我和大雁吃晚餐  周围灯光通明,丽江已经不是当年的小镇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束河古镇上的彩色石头。
     
    还是老婆婆,背着筐一个人走。 旅行途中,总拍一些老婆婆,大概是想起奶奶了吧。
     
     
    这就是自恋的大雁,也是丽江七天里,我一掏钱包,就要和我着急的男银。
    贼嘎侠义的
      第一天下午,我坐在杨哥客站 写小说,大雁捣腾照片,他是真敬业,无线上网,一张照片平均15分钟才能上传,七天里,上传了几百张。
    大雁对朋友 真叫仗义,看了手镯,觉得朋友喜欢,拍下来发彩信给她看,回信说要,立马拍板。
     
     
    丽江 时间软绵绵的,天天韶华如电过眼
    晚上酒吧街,隔着一条河,两岸的人们挤的水泄不通,面对面拉歌,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,唱着《我的祖国》,扬起手为大家作指挥,胸脯一起一伏的,很让人感动,中间的河水浅浅地印着满天地红色灯笼,整个古镇都是这个气氛。
    大雁说他想起宁波的jenny花花们  我也想起北京的那些亲爱的二货们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曝光绝版照片一张    狗子cosplay莫文蔚的照片。